Villa

百岁浮生短,狂歌到白头

骸云·缭绕

面无表情的扔掉浮萍拐


云雀一步步的走出已无生气的地牢


看似没有尽头的长廊  


只有一个声音


他的鞋底不断踩在尚未凝固的血液中


有多久没有闻到血腥气了呢


自那个人走后


自那团雾气散开后,无论在哪里,萦绕在鼻尖的


就只剩一抹淡淡的红莲香


滚开。


他无数次笑着说不


然后在最后一次    挡在前面侧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好。


为什么闻不到


明明自己的身上,都是他的血


【我会一直与你同在,无论何时】


那就是你所谓的,真实的谎言么


……Mukuro


评论
热度 ( 2 )

© V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