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

百岁浮生短,狂歌到白头

漂流者㈡



独自一人身处异国他乡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种难言的缺失,这是无论旅行多少次都无法改变的,


最直接的体现,失眠。

短暂的梦境结束后,无奈的醒来,看看表,才过去两个小时。

很难想象离开那个地方半年后,不依靠药物,我依然无法一觉到天明,


似乎始终被牵扯的感觉。


摸出药瓶晃了晃,没想到,最先用完的竟然是安眠药,


幸好,我没打算在终点自杀。


还不到凌晨三点的街上空无一人,


当然,也仅限于街上,两旁的酒吧里年轻人呼喊着听不懂的言语,


呵,年轻真好。


又是一阵冷风,还来不及裹紧衣领,巷子口一个黑影突然扑过来,


本能的一脚踹上去,不出意料的听到一声闷哼,


男人?还好,我还以为是鬼。


对方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喃喃自语久久不肯抬头,

正想着是不是自己演戏太久成了武林高手一不小心把人家踹残了ㄟ( ▔, ▔ )ㄏ


忽然从一大串不知所云当中听到几个熟悉的字眼


"饿死爹了饿死爹了饿死爹了……"


呃……


保持着安全距离的我有些凌乱,本着人文情怀还是开了口


"我有吃的。"


他瞬间抬了头,漆黑一片中只有一双眼闪的和夜空交相辉映……


虽然事实并没有那么文艺,

我只是,看到那个眼神,恍惚了那么一下。


之后‘流浪汉’和我回了住的地方,知道了我也是中国人后一路上异常兴奋,

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辛酸流浪史……

然而,也许是在外国太久,即使他再三阐述自己只会中文,我也依然无法接受一口译制体的夸张国语,


这种无法忍受终于在他进屋后抱着冰箱不撒手的时候彻底爆发,


"松手然后闭嘴,或者再踹你一脚,自己选。"


嗯,周霆琛的眼神语气用来吓人的话效果一般都不错。


说是有吃的,实际上也只剩了几个面包而已,

不过应该足够饱腹了。

然而,并没有。

我忽略了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对方还算端正的五官摆出一个委屈的表情看看面包看看我看看面包看看我看看面……


够了!


没什么好气的一手抄起面包走向这个临时住所里唯一的家用电器——微波炉,


懒得切直接放进去,大概热了下。


同样的表情,不一样的人做出来怎么差距那么大!


没理会对方的感恩戴德,任他吃的满脸是渣,被这么一搅和反而有些困了,


反正也没买药,确认好门窗都关了,拿了条被子扔给他,


"柜子旁边有个床垫,如果没记错的话,"


"抱歉不能让你睡床,我洁癖,晚安。"


他没有立即反应,似乎在消化我的话,


直到已经回到床上已经打着哈欠躺下的时候,才听到他说,

"晚安,好心人,谢谢你收留我"


"虽然你烤的面包很难吃,嗯你一定是第一次。"


【难吃死了~啧啧啧,也就是我不嫌弃你吧——】


第一次…么,


才怪。


————————————————


手还在抖,刚结束一场打戏。

握着剑时,身体随着剧本动作,眼里却还是昨天的情形——


坐在剧组安排的临时休息室,无论是旁边的马天宇,还是门口的杨幂,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我看着自己的手,上面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猩红,闭上眼,伤口的触感还在……


我居然弄伤了他。


这么多年,磕磕碰碰没少经历过,

但就在刚才本能闪躲之后,我看着那把剑顺着他耳后皮肤划下去,然后在他的惊诧中,血液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争先恐后的染红了衣服……


明明只是霎那间,为什么,每一个画面都清晰呢?


看着他后知后觉的抚上颈侧摸了一把痛的皱眉踉跄了下,迅速上前按住伤口不让他乱动,却刻意错开了对方不敢置信的眼神。


直到送到医院都不敢松开的手,

现在,空无一物后,依然在颤抖。


"乔先生?"

眼前一暗,陌生的面孔抱着一个箱子小心翼翼性的问,

看我不说话,对方赶忙把箱子递到我面前

"哦哦我是道具组的这是在前台收到的快递因为他们进不来刚好我也拿东西所以……"


"谢谢。"勉强笑笑接过,无视了打量的视线。


今天应该没什么事了,

这样想着,和剧组的人说了声回去了。


他一个人在医院里,应该很闷吧。


虽然现在看起来,在屋子里千思百转的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猛然听到隔壁房间有动静,


不会是小偷吧…


抬手试探性的在墙上敲了三下,

隔壁顿时消音,

难不成真是?


然后门口传来了duang!dang!duang!dang!


"来了来了干什么你拆房子啊!"


看来精神头不错,再敲估计要换门了-_-||


一开门就看到此时本应在医院但确确实实在我面前自诩酷炫吊炸天的某人带着一身未脱的装备满是朝气蓬勃的笑脸,


"你在家啊,今天怎么收工这么早,来来来让一下——"


像一条泥鳅一样侧身挤了进来……


"有吃的没,艾玛饿死我了,你都不知道医院的东西多难吃……"


这就是你逃院的理由么←_←


一把拉过来按着头看了又看,

这纱布缠的略严实啊…


"诶男男授受不亲啊!"


"别动!不好好在医院呆着跑什么跑!"


自知理亏却还能如此大声,我也佩服自己,


但手下挣扎的脑袋确实听话的不动了,


纠结了下,还是放弃拆开看伤口的打算,换成狠狠揉触感良好的头发。


"啊好疼!"


手下一僵,他立即挣脱,

……跑到了穿衣镜前……


"啊xi……发型我的发型…不能乱不能乱"


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么???


"好好说话!跟谁学的别以为我听不懂,"


这次换他身影一顿,淡淡回了一句——


"之前喜欢过一个韩国女孩,交往过一段时间,习惯了。"


气氛有些尴尬,眼睛一瞥,看到了遗忘在桌上的箱子,


我买过什么东西来着……


灵光一闪,我起身走过去拍拍他,对上一双有些落寞的眼睛,


"吃不吃面包?"


……


"这……就是你两个小时的成果?"


接受到明显的怀疑目光,


掩饰性的摸摸鼻子,决定还是不告诉他其实成果还有很多只是不太好看的事实了。


"对啊,你看这新家电第一次成果就给你了,金贵着呢,吃吧你不饿了么  "


对方一脸我书读得少你别骗我的表情慢慢端起盘子捏着一片面包角边观察边嫌弃……


"啧啧这卖相让我妈看到都得扔垃圾桶——"


真机智,它的兄弟们都在垃圾桶里呢呵呵←_←


我就笑笑不说话,

等着他终于看完了也嫌弃够了,

终于肯吃了。


忽略壮士断腕的表情,我对他的吃相很满意。


对于美食当然要越大口越好,但是……


"我说,你就不能嚼一嚼再咽下去么……"


听了我的话,他缓慢的翻了个白眼说,


"我已经对不起我的胃了,不能再对不起我的味蕾~"


"…给我吐出来…"


"哎,别灰心,以后你会越来越熟练的,迟早会成为男人中的大和抚子~到时候我一定细嚼慢咽ㄟ( ▔, ▔ )ㄏ"


"李易峰你皮痒了是吧!"


"啊~疼……"


"……"


"行了,吃饱了我走了啊~"


"啥…你还回去啊?!"


"那当然,我还没好呢←_←"


"那么远你折腾什么…"


"唉~万一我不在有人愧疚的要死要活怎么办呢啧啧"


"……走吧,送你回去。"


"乔振宇,"


第一次被他叫全名,配上一脸的正经,情不自禁绷紧了神经,


"快点变成大和抚子吧!"


"你等着我去拿刀,耳朵别想要了你别走!回来!——"


——————————tbc——————————


所以,人真的不要轻易做错什么,

你不知道自己会赔上什么,

更不要轻易许诺什么,

尤其,你从来都知道自己做不到。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V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