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

百岁浮生短,狂歌到白头

守护者(十五)

我警惕的看着他,

说完那句话之后他自顾自的转身坐在我旁边的座位,风轻云淡,

两人之间安静的可怕。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他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碰了碰我始终紧握的拳头——

“坐下吧…”

本能的顺从,却在坐下的瞬间被久站的麻痹唤醒,

不敢放松分毫,却变得有些迷茫,

我们…究竟在干什么呢…

这…刚刚都是错觉么?

也许今晚…都只是做梦?

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凝视桌面,

还抱着自欺欺人的片刻愉悦,

直到满满一盘红色撞进视线…

“别垂头丧气的,吃吧,我放够多辣椒了。”

他的表情依旧毫无破绽,如果不是刚刚…我会觉得真的,自己在做梦。

会这么想,你才真的是在做梦。

心里嗤笑自己,

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后,拿起筷子默默的吃起来。

“那时候,你也刚失恋吧,”

他好像自言自语般用着陈述的语气反问我。

没有回应,我继续低头认真吃饭,

不过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确实,拍古剑的时候,我刚刚在自己坎坷的情史上为一场心酸的恋爱画上句号。

对方很好,只是她需要的,我终究给不了,

我渴求的,她似乎也有欠缺,

互不相欠的分开了,明明并没有多少情感的牵连,无法抵抗的空虚却不肯就此离开,

然后,我旁边的这个人出现了…

“…我遇到倩一那时也一样,从前一直陪伴着的人,忽然就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就想着恋爱什么的,太飘渺,不适合我这种人,还是该找个人成家立业比较实在…”

眼眶开始不受控制的酸胀,艰难的咽下咀嚼了很久的东西,然后重复着往嘴里塞的动作,虽然早已不记得那是什么…

“之后的每一步都顺理成章了,我真的懒了,一切按部就班就好…

老婆,孩子,家庭,事业——”

他忽然停顿了下,像是陷入某种回忆,

“后悔么?”

嘴里还有食物,甚至有些口齿不清,
我问他

后悔认识我么?

后悔靠近我么?

后悔…承认相爱么?

他怔愣了一下,

“后悔么…”

缓慢又无比坚定,

“完全没有。”

————————————————————————————

后半夜,我开着车疯狂驰骋在无人的郊外,告诉自己,脸上不断落下的水,

只是汗。

恍惚间又想起曾在荒废学校的操场上疯狂跑步的人。





从店里走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大概会撑死…

看,我也还可以吧,没被残酷现实击倒,还会开玩笑。

在他的坚持下,我们一起走了一段路,

真是烦死人的温柔,

虽然,我曾经想过沉溺一辈子。

“如果是两年前,我什么都不在乎,”

“但是现在……”

他没继续,我明白。

这是我们今夜最后的,短暂的,非友情的对白。

即使有一人,一言不发。

这场提心吊胆又心心念念的梦,被宣判死刑了…

罪名,类似爱情。

我开始怀疑自己,也许就像他说的那样,只是入戏太深,刚好被对方钻了空子而已,

时间一久,自然回归正轨。

那么我只需要发泄掉这全身都在叫嚣着不甘心不情愿不认可不承认的情绪就可以了,

对吧?

没人给我答案。

只是,在他挥手告别的时候,我想起两个无关紧要的人,

准确讲,是不存在的人,

陵越和方兰生。

你的台词,为什么和他们那么像。

忘了么…我们,可不是兄弟啊…

张张嘴却没有声音,

没错,我是胆小鬼,

连和你走反方向的勇气都没有,只会执拗的等着你,彻底消失在夜色…

只要你回头,

可惜,并没有。

所以,那句在嘴边的话,也终究没说出去,

“还能一起看电影么…以朋友的身份。”






评论 ( 22 )
热度 ( 30 )

© V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