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

百岁浮生短,狂歌到白头

守护者(十四)

庆功会后要留下做采访,

所以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背影越走越远,

很奇怪的,并没有想要追上去的欲望。

面对着眼前似乎永远精力充沛的记者们和毫无知觉的镜头闪光灯,不咸不淡的打太极,偶尔扔出个引人遐想的措辞,

应付他们,好像也变得娴熟了。

虽然很无聊。

直到切切实实的躺在床上,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想到两个小时后还要去深度游,一声哀嚎…

期待已久的终极庆功会就这么过去了,

想见的人见到了,聊天,拥抱,还不小心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嘴唇掠过的地方后知后觉的烧了起来…

轻拂着侧脸,我想自己应该是窃喜才对,

可是,这种索然无味的麻木,究竟从何而来呢?

眼皮终于撑不住要落幕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

再过两天,古剑就大结局了吧,欧阳少恭,百里屠苏,最后谁也没活下来…

真特么幸福。

—————————————————————

几天后拍戏的间隙,尧哥晃到我面前,已经合作过多次的默契让我下意识的就凑过去问,

"有情况?"

"你听梭没有,仄次金鹰节好像有问题…"

"…什么问题?"

"唉尊是…内定获奖名单啊…笨死了…"

"昨天看到乔zen宇想和他说来着不过…唉他应该早兹道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经纪人拉走了,

留在原地的我维持着看剧本的样子直至休息时间结束,

开拍前摸出手机默默点击了下某个界面,

票数差距那么大,应该不会吧…

然后在半月后被狠狠打脸。

我又目睹了一次他的运筹帷幄和淡定从容,

虽然不是什么好事。

无数次借着摄像机死角状似无意的侧头看那个男人的笑容,

温柔的,狡猾的,促狭的,开怀的,甚至无奈的,

这些见证过的,嘴角边展露的弧度,每一个都能让我由衷的喜悦。

现在,我知道他是想大笑的,但是不能,

看透一切的表情下隐藏着什么,你们知道么?

看透,不代表不期待。

总算挨到了中场休息,我尝试着让自己平静点走到他面前,借方便之名一路扯到卫生间,

可惜,就算是艺人专用也是来来往往,说话总是不便…

正想着有什么清场的好方法,刚从助理那要回来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

烦的不行刚要直接关机,一只手挡了过来,

不明所以的我抬头没好气的瞥他一眼,对方无奈的指指自己的手机,

原来如此!

…为什么想到的不是我!


纠结的盯着这句话,无从下手的望望键盘看看他…

<…憋尿憋的。>

眼看着对面的人收到信息后毫不掩饰的笑起来然后背过身去打字,

结果再收到回信的我差点背过气…




<………………>

这大概是从未有过的经历,我们身处人群之中,时不时还与相熟的人打着招呼,

却又在另一空间里与对方诉说着秘密,

只有彼此能进入的世界,

【我想我应该是从这一刻爱上发短信的。】





…………不用担心我>

<…等会儿不想在那呆了就回我>



结果,我的剧本到底还是没有用上,意料之中,

只是散场的时候,他才回复了我一个字…


在助理的千叮咛万嘱咐后我终于可以跳进车里等人赴约,

虽然气氛不太好,但恢复狂乱的心跳反复提醒我,

李易峰,你又活了。

夹杂着十月独有的阴郁气息,他打开车门坐进了……

后座。

"真把我当司机了啊!坐前面!不然不去了!"

拗不过我一味的坚持,他一脸被打败的表情坐上了副驾驶。

各怀心思的我们一路无言,

他看窗外我目视前方,

毕竟,再多的插曲也无法扭转主旋律,

对乔振宇而言,今夜太过苦涩无奈,

对我而言…我心疼他。

所以到了预约的地方,

我们理智的只吃东西,不喝酒。

下次…不挑这么高档的地方了恩,周围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就我俩?!?

"结果早就知道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打破沉默,

"就算再怎么置身事外,耳濡目染,也会了解这种事情,"

我放下筷子,盯着眼前这个人。

他还在继续向锅里洒着辣油,若无其事的夹菜,好像和我说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忽然很想扯他的脸,

或者揍他一顿,打到他哭着求饶。

"你够了吧,跟我还需要装冷静么……"

明明就很想得到的不是么…

可惜这个人,总是有打断我并且让最重要的那半句胎死腹中的能力。

"谁说我不难过了,"他笑着看我,

"我都难过的快要死了啊小峰子……"

—————————————_________________

我没冲动,

起身走过去抱住他这种事,你们想多了。

我承认自己真的不会安慰人,

所以只能静静的听,听他好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揭开了自己身上的封印,

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希望后失望,失望后又不得不继续希望…

一直笑着说自己难过的人,

并不是真的想笑啊…

只是,早就忘了该怎么难过了。

"所以说,我都知道啊…"

最后他总结性的一句。

呵呵,对啊,他什么都知道,

鬼使神差的,脑子里蹦出这么一句,然后我就明白了,

自己今天晚上的真正目的…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你的。"

摊牌。

沉默半晌后他正视我,

"吃吧,这次不拦你。"

自欺欺人。

"不说?那我说,拍戏的时候就有感觉了,不过挺吓人的,也没当真…"

自讨苦吃。

"行了,开玩笑也………"

自讨苦吃。

"后来知道你成家了还难过得要死,想着可不能当第三者…"

自怨自艾。

"小峰子……"

"再后来也不知道抽什么风,看不到就想费尽心思就为了见一面,明知道错了就是改不了…"

"别说了。"

自寻死路,拍案而起。

"忍了这么久凭什么不能说!你早就知道了对吧?看我像傻子一样纠结很可笑对吧?怎么样,被一个男人看上了很难受对吧!感觉很恶心对吧!那你最开始就不要靠过来啊!!"

原来,委屈这种心情,也是可以被传染的,

虽然看起来,更像渲染。

都说了不要靠过来,为什么还要抱住我呢。

第一次,非友情的拥抱。

"别说了,不说不就好了么?"

轻拍着我还在颤抖的背,发出的声音像极了温柔的叹息,

"是你先说的,"

拒绝着贪恋温度的本能,压抑着哭腔,

推开这个人,

"你是喜欢我的,你说过的…"

狠狠的盯着他,强迫我们回忆那一天。

—————————————————————

"那你喜不喜欢我?"

醉眼朦胧的人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乐不可支,

而在那笑声之中,我只想快点逃离,带着遍地死灰…

他却依旧努力的压制我,然后在终于笑够了之后再度靠过来,

"喜欢啊…真的喜欢…特别特别喜欢…"

顾不上狂喜的心情,因为眼前人…居然笑出了泪,

"可是我有家啦…小峰子,"

他叫我,可是我已经无法回应了啊…

"我们都来晚了……"

—————————————————

是啊,

我们,都来晚了一步,到对方的世界里。

似乎是回忆起来了吧,

他没有再靠近,也不再说话,我们就这样隔着一步的距离,

遥不可及。

不该是这样的!

对自己呐喊,

大脑开始疯狂的运转,试图用什么挽回…

自以为已经决绝,

可是终究还是不肯放弃 。

"其实…我知道这样…不对…现在还不晚,没什么错是不能改的……"

"我也到极限了,李易峰。"

惊恐的听着他说着我的名字,目光交汇时透露的信息,让我开始祈求末日此时降临

"究竟有什么错不错的?

喜欢不喜欢这种遮掩的东西………"

他用的,是我最怕的那种,认命的语气

"爱了就爱了啊……"


到底,谁才任性啊

点到为止不好么,还是说,你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比我先一步?

即使

那本来就是真相。

评论 ( 20 )
热度 ( 43 )

© V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