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

百岁浮生短,狂歌到白头

守护者(十三)


“呕———”


明明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眼前的人还是止不住的干呕,此时此刻他应该看不到我的表情…


“先起来…喝点水…”


趁着他停下间隙赶紧递过去手里的水瓶,轻轻在对方背上拍了拍。


抬眼看看四周,远离市区,空无一人的街道只有车停在一边,刚刚还碎碎念的易帆不知人影,


才抑制住翻江倒海的思绪,一阵阵冷风又好像寻觅到有了缝隙的情感,正拼命的想钻进来,


然后把它们吹散。


明明没喝多少,却头痛欲裂,试图抽出手揉揉额头,旁边尚不清醒的人却好像小孩子一般执拗的抓着我的胳膊不放…


所以,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


时间拖回两天前,我还在为九月即将到来的庆功会窃喜,


有些事情总要见面才能解决不是么。


即使解决不了,至少…还可以见面吧。


抱着稳赚不赔的心态一面唾弃着没有原则的自己,一面继续保持高冷认真拍摄,


直到临时被通知出席一个晚宴,


经纪人难得严肃的交代了不少事情,


看来真的对公司很重要啊…

心里默默打着哈欠懒懒的想,

面上却要摆出乖乖听话的虚心受教的样子,虽然直到门关上的时候我也只记得两句话…


“这次总裁点名带你去,虽然是临时安排但在场的都是有背景的,跟紧高层让做什么做什么,也多留几个心眼儿…”


“到时候别家的艺人可能也会去几个,有认识的最好,没认识的看见也打声招呼…”


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依旧面无表情,但也忍不住在心里冷笑,


说是晚宴,不过就是一场名利较量而已,

即使没什么名气,对于搬不上台面的龌龊,也是亲身体验过的……


当我是小孩子只会过家家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大不了哥不干了,梦想再怎么重要,也不可能为了实现它越过自己的底线,

这可是我老爹教我的!


那你之前还为了他没原则呢←_←


咳咳咳,被自己狠呛了一句……


刚刚的义愤填膺立马没了底气,


难道我以后都注定遇上他就帅不过三秒了么 T T


然后开始想另一句…其他公司的艺人啊~


HY那么大又是龙头,铁定会到场,古剑大热少恭现在人气那么旺……


这么想着的时候手已经情不自禁的拿起了手机…

淡定,淡定!矜持懂不懂!


矜持个鬼!老子又不是女人!


手指停在联系人列表的某个名字上迟迟不动,

最后找借口一般选择先拨了上面的几个人。


还真是神闪避啊…他们,

陈伟霆说这次晚宴YH不出席所以早就有了别的安排,

马天宇在电话另一头笑得猥琐又放荡叫我保重身体…果真混蛋…


杨大姐倒是直接,表示没收到邀请还是在家喂孩子好。


尧哥额…算了失联了好几天指不定上哪旅游去了……


嗯,就剩他了,

咬咬牙做了个深呼吸,

手机里的“嘟嘟嘟”居然神奇的贴合了心跳,


啧,老土,居然连个彩铃也不设…


“喂?”

估计是不会吧,偷笑,苹果都用瞎了…

“怎么没人说话,打错了?”


“……别挂!我我我是李易峰!”


“我知道啊…来电提醒上有,怎么了?”


“没怎么啊…”


“…别告诉我你测试新手机…”


“啊…啊?哦我有事!”


“?”


“不是那什么嘛…就是明天那个晚宴你也收到通知了吧?”


“……恩,已经拒绝了。你会去?”


…………已经拒绝了?


真是…任性。


这也是避开我的手段么?


谈话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哦我就是问问公司非要我去我可拒绝不了哈哈哈…”


草草的敷衍几句正准备挂断,


“那,我可能晚点到,你别乱跑,


记得等我。”


就为了这句记得等我,


我已经在人来人往的香槟塔前傻站了半个多小时了,时不时盯着距离不远的接待处,咬牙切齿的维持礼貌的微笑应对着不曾间断的问候与注目,


好…尴尬…

乔振宇你行啊不来就死定了!


一阵不大不小的嘈杂从另一边传来,顺着场内人的眼神望过去,


几位传媒界大亨和不曾见过的政界商要人物均已落座,他们似乎看不见四周也听不见嘈杂,只是在另一个世界里谈笑风生…

现在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清在场的所有人,男士彬彬有礼,女士光鲜亮丽,


每个人都在这个圈子里有着一定的地位,却又被牢牢锁紧,只能依附于此,


在那些当权者眼中,始终是不入流的角色,却也是,不错的玩物。


这就是我所选择的路么?

低头苦笑,

如果有一天,自己可以摆脱这些…


“人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然抬眼,

香槟塔挡住了一部分视线,但确确实实看到了,


两米开外站着我一直等候的人,


看到他的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不确定的东西一闪而过了,


那念头来的太突兀又去太快,无法捕捉的信息,

有些恼火的看着姗姗来迟却恰好打断我深思的人仍没有发现我的意思,任命的露出雀跃的表情大步走过去打招呼,


可惜闲话了几句不到便被各自经纪人带回自己的位置,


其实需要我做的事还真不多,

话是提前准备好的,说就行,

酒是私下里勾兑过的,喝就行,


当对方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后我会装不经意的将目光扫过对面与我一样,


时不时举杯应酬着的人,


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从容不迫。


直到看到一个扭捏了半天的女人试探性上前搭讪得到回应后难掩欣喜的表情,我终于忍不住嗤笑一声,


蠢货,那明明是冷漠。


“怎么,李先生是觉得很好笑?”


遭了…差点忘了自己面前也有一个!


在旁边的高层不满的眼神示意下摆出一副憧憬的样子,用崇敬的目光对着眼前大腹便便的‘成功人士’,


“您误会了,我是在想,如果今后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像您这样的人,那真的是别无他求了。”


但求一死…


“…年纪轻轻倒是很有眼力嘛,哈哈哈…”


大叔我这是演技呵呵呵…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再走神,逼迫自己用尽量没那么恶心的台词满足一群欲望膨胀无处挥发的人类,


其中不乏一些目露猥琐的虚伪货色,小心翼翼并不着痕迹的避开对方即将触碰到自己的手,迅速礼貌的结束对话切换下一位…


好不容易得到高层点头准许离开,已经有点精疲力尽的错觉,好像结束了一场战斗,


唉,心好累啊啊啊…


不过总算没忘了主要目的,我边往外走边找寻着另一个身影…

刚刚明明在这的———


“这就要走了么~”


陌生的声音突兀在身前响起,我愣神的功夫高层赶忙上前陪笑道失礼失礼,因为公司有事所以先行一步云云…


旁边侍者也是有眼力的,忙递给我一杯酒,心领神会的感激一笑,定神走上前对着半路杀出的中年男子,


“今天有事先告辞,这杯就当我像您赔罪了。”


言罢歉意的举杯一饮而尽。


心想这总行了吧,没想到对方得寸进尺的居然要我敬全场,


看着眼前整齐排列的十个高脚杯及里面快满溢的晶莹液体,


这回没人帮我兑水了…不过看着脸色已经难看到一定程度却始终隐忍不发的高层领导们,心里居然还有点暗爽,


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当然,解决自我困境这种事果然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先喝几杯,然后装醉倒,实在不行直接扑他身上吐他一脸,


赔上哥的形象也要让你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


制定好计划后维持着无奈的表情去拿第一杯,却有一只更快的手自我身后穿过,顺势挤开了我将要触碰到杯子的手…


“峰哥面子不小啊,连刘先生都愿意请你喝酒…”


不可置信的回头,那人犹如老电影的慢镜头一般走到我身前,优雅举杯,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样的荣幸。”


———————————————————————


满满十杯酒,居然真的全干了,

最后一杯喝完时连最后面的谈笑风生的那几位都不禁侧目过来,


紧要关头还是HY老总出来打圆场,


总算,我们都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当然,安然无恙的也许只是我…


轻拍着终于不再干呕的人,看他好像因为冷风微微瑟缩了下,小心的抬起对方胳膊搭肩上半搂着腰慢慢扶回车里,


完成这一动作后额前居然渗出汗水,

原来,我也可以这么谨慎的照顾一个人,有些欣慰的自我满足,


换上车门坐在他旁边,尚处于迷茫状态的人不同寻常的冷静自持,

半睁得双眼放空甚是呆萌,让人忍不住想靠近…然后…


“小峰子…”


Stop!!!


“在!”


被一声低沉呼唤打回现实,反应过来时两人几乎没了距离,近在咫尺的五官完全可以来一次贴面礼…


…太魔性…之前只是觉得喜欢他还一直停留在精神层面上,


从未发现…原来我对这个人…已经…


有了…欲望?


迅速逃离般的侧过身拒绝再看他的脸,


旁边的人显然还不在状态,慢悠悠的说着——


“以后不要来这种场合…不好…你应付不来的……”


心下一暖,又一紧,

“我不是你,我没的选。”


这是实话,现在的我根本无法为自己决定什么。


“我也一样…不过总有办法……我教你~…”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他忽然笑起来,


“实在不行就装病,还可以趁机休息一下…”


没想到成熟稳重如他,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觉得对方的优点又加了一项可爱之后,


之前莫名受的委屈也有喷薄而出的趋势。


“我说,之前你干嘛躲我,我有那么可怕么..”


“………没躲…”


明显弱下去的声音助长了我的心酸,


“得了吧,你就明说讨厌我我又不会缠着你…”


联想到曾经相处过的恋人,朋友,霎时间悲从中来,好想哭,


“我知道自己不好相处,不太会说话,人际关系什么的,总处理不好…那…我不也,没强求着谁留下么…”


身边的人忽然挣扎着侧起身两手扳正我的脸,反射性抬眼对上了他涣散却坚定的目光,


“小峰子这样挺好的…真的……一直都好,没躲你…真的…”


再度恢复成刚刚那种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这次避无可避,清楚的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温度从下往上蔓延,


他就一直维持这这个动作,似乎在确定我是否相信,

可能是喝多了酒,嗓子干的要命,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尝试了几遍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没躲我,也不讨厌我,那………………”

最后几个人出口变成蚊子音,眼前的人状似疑惑的歪歪头,靠的更近一点想要听清楚,


鼻尖上的触感让心神都为之一震,


死就死吧!


如果真有酒后吐真言,

那就让我也醉一次,


吞了吞口水,鼓足勇气对着又重新说了一遍,


“那你喜不喜欢我?”


评论 ( 9 )
热度 ( 46 )

© V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