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

百岁浮生短,狂歌到白头

平凡者


奇怪,非常奇怪。


盯着眼前的男人不下十秒,这是我得出的唯一并且笃定的结论。


但在有限的认知中实在是不知道这种自信从何而来,


好吧,即使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我还是一点也不了解这个人,或者说,一知半解?


——————————————————


我们用几近两年的时间确定彼此,又用不止两年的时间排除万难,分离重聚,相互扶持……


并决定,一起过完余下的所有两年。


在那些经历中很多都是我们一辈子都不愿意去回想的,


别指望把童话带进生活,开玩笑,童话能当饭吃么?


再说,也没有两个男人的爱情童话。


自从决定为一起付出实践后,我们讨论了很久该做些什么,

最后以我一个玩笑般的建议收尾——


“反正加拿大也没几个认识我们的人,不去就在这开个咖啡馆算了,凭我的智慧你的美貌一定能火……啊不是,一定能赚!”


“把美貌与智慧的顺序换一下我就没意见。”


——之后的时间我们改为探讨究竟谁美貌……


我开始学着褪去那层明星光环,

没了万众瞩目和前后簇拥,所有的事都需要亲力亲为,虽然吃力但有些事是必须要证明的嗯,

哥不只是靠脸吃饭的!

不过反观他倒是轻松的很,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感觉,

当然也可能只是硬撑,


问他是不是又入戏了,风轻云淡的笑着回了我一句,


“是啊,这戏可难,得演一辈子呢~”


朝九晚五的生活真的让人有些消化不良,

可是很奇怪的,我想把一切简单的东西也变成复杂,


不然无法掩饰每天都忍不住咧到耳后的嘴角,和内心始终不止的雀跃,


真的,就在一起了啊……


那个人,那颗心,和曾经我渴望融入的人生,

都得到了。


之后一切步入了正轨,稳扎稳打循序渐进的效果就是你所获得的只会不断增加而非减少,


于是在后一次的辩论中我不得不承认了,

他确实有智慧……和美貌。


不过也是应该的吧,毕竟政委当了好多年后期又被叫老板,


我就是一个服务生干嘛要求我那么多╮(╯▽╰)╭


每次看到我无赖模式大开的时候他多半都会笑得特别幸福且温柔,并以尤其闪着柔光的眼神志在腻死我不偿命,


也是无数次我在床上败下阵来的缘由。


咳咳!嗯。

回归正题,他最近的行为让我很……

不安。对,不安。


以往对视及各种眼神交流我们从不吝惜,

可是现在……


…马丹的正说着呢又逃了……


就是这种,并不是他在逃避我,是他的眼神在下意识的躲。


加之近期他总是以各种理由外出不许我跟着,


虽然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且不可拒绝,但曾经纵横电视剧界多年并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的我而言,


很容易就想到了一个梗,


七年之痒。


有这个想法的一瞬间就被自己逗笑了,

那是形容夫妻的吧,再说……


再说我们的状况和一般人不一样……


至此不禁又反问自己一句,

感情的事,有什么不一样?


时间久了会倦,会淡,会质疑行走至今的每一步……


就像现在,你还敢说你对他的感情在生活的磨练下不曾减过半分?


不是第一次被自己逼问的哑口无言,


但这次尤为挫败,


不是说时间可以带来惊喜么?

你不就是时间带给我的……


现在,它又要带走什么么?


“干嘛呢?又不开灯。”

卧室门被推开,是他回来了,尚未脱下的风衣外套包裹着很厚重的,寒冷的味道。


“老乔……”眼前的人就在我身边。

“嗯?”


“……没事儿,有点冷……”

我伸手就能抱住他。


“不会是窗户没关好吧,我去看看……”


“……老乔……”

可是现在他也许并不想我这么做。


“怎么啦,今天这么没精神?”


“没事,饿了,我们做饭吧。”

所以还是算了……


“好……对了,快过年了,我们是不是……”

他脱外套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我们都知道后半句。


像是某种执念,每到小年夜的时候,我们都会订最晚的一趟航班回家探望各自的父母,


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就是都希望我们能快点结束这场所谓的荒唐。


今年,应该是第三次了,

前两次,都是不出意料的不欢而散,

原来我以为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人一生中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他的爱出现了冲突,


在明知悲剧结果的情况下硬要创造出由内而外的愉悦心情,

个中滋味,除折磨二字,不做他想。


而此时又有了新的问题,

你自以为已经得到的,就不会失去了么?


所以在飞机上的时候我不断回想他停滞的那一瞬间,

面对看不到光亮的爱情宣言和无止境的责难,任谁,都会厌倦的吧。


————————————

下了飞机后我们就分开了,各自的家都在不同方向,约好了碰面的时间地点后交代对方两句,

然后去往战场,

一年又一年重复的战场。


因为时差,到家已经很晚了,也不确定爸妈是不是睡了,

犹豫了下,还是拿出钥匙,轻手轻脚的开了门,

意外了看到沙发上端坐的二老,

看到我明明惊喜却故意谁也没动装淡定,

默默叹口气走到他们跟前,

有点好笑加感动的说了一句,


爸妈,我回来了。


老妈终于端不住的起身就抱了过来,


臭小子让我看看瘦了没,外国有什么好的你还不回来了……


那是他自作自受。


已经缓过神来的老头冷笑的接了一句。


惯用的套路无法再激起我的逆反心理,这个时候老妈该出来打圆场才对……


好了好了,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快,快啊吃饭吧……


果然。


餐桌上的番茄炒蛋和此时的话题一样,属于固定样式。


一边夸赞娘亲厨艺又精进了一边和老爹强调着我和老乔是不会分的您省省吧。


节目的最后无非是怒气中烧的老头子甩下一句——不可理喻,自甘堕落,愚不可及,无药可救等诸如此类词汇,

然后回房间闭门不出。


比较惊讶的是老妈的举动,


和我共同观赏完我爹她老公走马灯一样的表演,她无奈的冲我挤眉弄眼,


看来她终于放弃劝说这一项了。


看看时间,凌晨四点钟,赶飞机倒是还早,只是……老乔那边迟迟没信息过来,有点不放心。


拒绝了老妈的挽留换来一句儿大不由娘。


临走时没忍住好奇,偷偷问了一句,


您这是不反对我们啦?


不是说了嘛,儿大不由娘,唉……虽然没了孙子,多个儿子也不错。


年过五十的四妹笑的一脸雍容高贵高深莫测,与某人如出一辙。


————————————————————


从家里出来后脚步都变得轻快了,难得今年并没有那么心塞,


至于我们之间出现的问题……


还是两个人解决的好,说开了,找到症结,没什么过不去了,


至少已经取得了少数革命同志的支持了不是么?


可不能自乱阵…脚……


他怎么在这里!??!


小跑过去不确信的拍拍对方肩膀,

看似入定般的某人神奇的回头冲我微笑,


“早啊~”


“早……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到三点?”

从他家到这也要两个小时吧!


“……所以你一个多小时就一直站在我家楼下?”


这里冬天可比加拿大的强劲多了,


心疼的拉过他一只手,大概都没知觉了吧,接收到我责怪的眼神他只是笑而不语。


“话说你怎么不多在家呆会儿啊?”


两手覆盖着呵气努力让他暖和一点,忽然觉得刚刚看见的画面有些违和,疑惑的抬头盯着对方的脸……


“他们打你了!?”


右边脸颊明显的不同于寒冷赐予的红肿,靠近耳朵的边缘还残留着分明的指印,


我确定自己的怒气值从来没飙到这么高,一把甩开对方的手,转头就走。


反正他家我知道在哪,


(#‵′)靠!老子的男人就算是他老子也不许碰!


“诶诶诶,停一下停一下!”


身后男人几步追上拦住去路,


我都要破口大骂了他居然还在笑!


“停什么停!你不疼我还不乐意呢!凭什么打你?你是小孩儿么说还动手就动手啊!”


“……我没动手。”


“你傻啊都不会躲么!”


“噗……哈哈哈哈哈哈”


“…………乔振宇你再笑你就自己回去吧!”


“别……没,我是笑咱们俩,加起来也是古稀老人了怎么这么逗比哈哈哈哈……”


“……还说呢你怎么看也不像四十几的吧我说我二十都有人信……等会儿!你不许岔开话题!”


“没忘,”他抹了抹眼角,直起腰直视我,


画风秒切啊……狐疑的等着解释,


“动手是意料之中,主要是没想躲,”


他顿了顿继续说,


“任何一个父亲听到自己儿子说要和一个男人结婚的事,大概都这个反应,所以没必要。”


“你这是愚…孝……”


想也没想的回了嘴,不过好像漏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


结婚,

结……婚……吧他说的是?


“……你说啥?”


“我说,”


他踱着步到我面前,身体微微前倾,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和之前的许多次一样,他眼里清晰的印出我惊诧的脸。


“我们结婚吧小疯子。”


见我不说话,他便一直说下去,


“其实最开始同意和你留在加拿大就是有私心的,”


“我们的情况……嗯比较特殊,能办理的国家实在太少,唯一一个不需要加入国籍就能申请婚姻的,也就只有那里了吧。”


“之前是想等到双方家长都同意了,好吧至少有一半是支持的时候,再和你商量……


不过目前看起来,好像只有四妹比较好说话……但是我等不及了,小峰子……”


原来是你……


我猛的伸手环抱住这个男人,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下去,


“因为会怕,并不是对感情没信心,是为对方为了自己而失去的东西而恐惧,怕有一天,我们之间有一个后悔了,另一个,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怕剩下的是我,更怕,后悔的是我。


“……嗯,但你没有任何过错不是么,我不想在经历那么多以后,却因为从未在乎过的世俗眼光,


让我爱的人见不得光的将就一辈子,我舍不得。”


“既然暂时还无法做到光明正大,那至少,我们名正言顺。”


揉揉眼睛,咬紧牙关,


又不是女人不需要眼泪渲染气氛,不就是求个婚么…被抢先了而已


…可是……


我想我大概一辈子也想不出比这更好听的情话了。


联想到之前的不确定,愈发觉得对方无法触碰,说到底,是我不要我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


我想要一种证明,任何形式的,证明它真实存在的证明。


忽然想到个问题,我放开手,

后退一步,挑眉望着他,


“那你前段时间都忙什么呢?”


“啊……这个……忙那个……”


神迹啊,永远运筹帷幄的政委大人居然也有支支吾吾窘迫脸红的时候。


似乎真的难以启齿?某人自动放弃了话语权,从外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黑丝绒盒子。


“……”

我该接过来还是……


“……你在等我下跪么?”

看我迟迟没动作,他试探性的问。


“想多了要跪也是我跪←_←”


一把抢过来,深呼吸后打开,


没有繁复的花纹和装饰,很古朴的风格,

非常简单的一对铂金指环,


“别嫌丑啊……你不知道亲自做一对这个有多难,这可是三十多次制作中唯一的一对幸存者啊……”


这样静静的听,觉得手里的盒子更沉了,


“伸手。”


“啊?”


“交换戒指懂不懂!”


“哦……诶你这算是表态了么~”


“不,我在向你求婚呢~”


“干嘛,借花献佛?”


“你人在我手里戒指也在我手里,怎样,不服来战!”


“床上见真章。”


“////你给我站那戒指还我!”


“我做的干嘛给你~”


“还说呢连名字都没有回去我刻上!不然丢了都找不着。”


“不摘不就行了,戴一辈子吧(^_^)”


“……我考虑考虑。”


“考虑啥?”


“真的好~丑~”


“……回家收拾你←_←”


“……你敢不敢说点别的混蛋刚才过去那个妹子绝逼听见了!”


还有点眼熟……算了不管了,反正一会儿就飞走了~

无视旁边人阐述谋害亲夫等谬论,看着刚刚混乱中被套上无名指的银色小圈,


指尖下意识的小心摩挲,


曾看过一句话,婚姻不是恋爱,

它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繁琐,悲欢离合喜怒哀的无常,


如果没有对彼此足够的爱支撑,

那每一天,都是煎熬。


心底悄悄回应着之前让我哑口无言的问题,


我不知道在现在或将来,会不会被生活与时间磨损和这个男人的爱情,


但,可以确定一件事,

无论什么时候,


他,

就是我要的幸福。


所以,我们有信心,会一直,一直坚定的走下去。


————————————————————


平复了与那两人擦肩而过的心情,想想他们刚刚的谈话,


忽然就有巨大的欣喜和莫名的惆怅,


摇摇头甩开纠结,接起响了不止三四遍的手机——


“莫助理,如果你的电话只能用来玩游戏那我建议……”


“医生,我好像……失恋了……”


“你不是单身么……”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我们谈谈提前休假治愈情伤的事情吧~”


——————————————————————


不远处,顶着宿醉头痛的男子揉揉悲催的胃袋,拍了拍旁边发呆的友人,


“易帆?好不容易应酬完还不回家,看什么呢?”


“……没什么,一个老朋友。”


“诶,不去打个招呼?”


“不了,应该,只是长得像而已,走吧。”


———————————————————————


路的另一头,年轻而美丽的女人不断对五岁的儿子表达歉意,


“对不起对不起宝贝儿,妈妈没想到拍戏会拍到这么晚,不然就要你先回家了……昨晚都没怎么好好睡,累坏了吧……”


稚气的小脸虽然带着疲惫还是微微笑着抱抱愧疚的母亲,


“可是顺顺想等妈妈一起回家~”


“乖……那我们赶快回去,到家先睡一觉然后晚上带顺顺吃最喜欢的意面好不好?”


“好~”


———————————————————————


回加拿大的飞机上,


“想什么呢,又不说话?”


帮我把毛毯向上扯了扯,他一边关机一边问,

“……才想到个问题,”


往他那边拱了拱身子,捉住带指环的手握住,


“我们之前一直非法同居来着好像~”


“………………睡觉!”


看到某人吃瘪的样子我也有种意气风发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了,


“老乔同志,作为革命战友以及你未来的伴侣,我有个建议~”


“……啥?”


“我们明年开分店吧,不在加拿大了,去别的地方。”


在加拿大申请结婚成功后在本土生活一年就有了申请离婚的资格,


这种隐患还是早灭了好~


“好,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也不错……”


他没多考虑就点点头,随后疲惫的打个哈欠,


“还有么,没有睡了啊……”


“还有就是……为了感情长期稳定的发展,我们更好的实践家庭和睦,深刻贯彻我们国人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熏陶……”


“说重点。”


“下次能不能换我压你……”


“~zZ~zZ~zZZ”


“……-_-||喂,你不觉得自己忘了点事情么!”


狠狠的盯着对方毫无波澜的脸,清浅的呼吸, 就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不甘的躺好闭上眼,


没事,日子还长,足够收拾你。


恨恨的用力握了握未曾放开的手。


短暂寂静后,唇上传来熟悉的温热触感,


“乖,新年快乐,我爱你。”



世界那么大,不是每一段路都能走到终点,


世界又那么小,我们总能在一点一点的牵引中遇到生命中无可取代的人,


无法解释的玄妙,最后都归结为四个字——


命中注定。


但似乎,又不止如此,它让我们变得平凡,却又总是给予不凡,


就好像……


遇到了,只是开始,


走下去,才是爱情。



评论 ( 29 )
热度 ( 70 )

© V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