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

百岁浮生短,狂歌到白头

守护者㈩


“你好好休息,这里会有专人照顾你,之后的工作会先停下,也别想太多,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所以,不属于我的到手也留不住,是么。


听着怎么想都有些敷衍的话语,我扯了扯嘴角对着声音传来的大致方向点点头,


“那就安心在这里养病,我们先走了。”


“好。”


从来没想过,盲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更不知道,自己成为盲人,会是什么样。


明明刚刚还纠结着要不要任性的策划一场“阴谋与爱情”,结果下一刻就被迎面飞来的球拍砸了眼镜……


同一家的医院同一个医生,说起来他还是爸爸的老朋友了,看不见也能感受到老人家的痛心疾首,

“不是说了你这是病毒性的结膜炎多休息两天么!”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其实要我说,要不听你就一句也别听,


尼玛就因为半听话的我没戴隐形才会被碎镜片扎到的!


好不容易劝服了医生得到了暂时不告诉你爸妈的口头承诺,

代价就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木乃伊式包扎……仅限眼睛嗯。


以及五天的盲人生活。


经纪人不冷不热的撂下一堆话,真可惜看不到助理磨牙的表情,


虽然感激医生的好意,

但就这么错过了争取了好久的拍摄,

四下无人的现在,还是忍不住在被子里握紧了拳头,


说好的情场失意商场得意呢!


没中彩票也就算了连杂志也没得拍了,

手机玩不了微博刷不了微信发不了,那算哪门子的休息!


我想知道点…的消息,都不能……


鼻子有点酸,

想起医嘱,不能流眼泪,会好的更慢。


抽抽气,掌心有点疼,

原来是忘了松开拳头,

伸展了下身体,

忽然觉得世界上果然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就不该承诺那样的事儿……


——————————————————————


“小峰子,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我确定自己是一瞬间冷静下来的,而且至少想出了不下十个蒙混过去的回答,

他一定是在开玩笑。


但,也许我真是个疯子,

那三十秒不到的沉默,是我在想,


他万一是认真的呢?


“我……”

是,我喜欢你。


“噗……吓傻啦?淡定淡定,我逗你呢,你不喜欢我哪能做朋友嘛——”


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橙子,他笑的一脸阴谋得逞看着茫然的我,

不知为何,在这样的笑容里,我想让时间倒流一分钟,

刚刚,我真的有勇气了。

当然,那只够一分钟。


“……嗯……说的也是哈……”


“所以,换我问,你刚才想什么呢?”


“我想,你是不是装病啊←_←”


侧身躲闪随后飞来的枕头和白眼,连忙改口,

“停停停,我说实话,”


按住他的手,我学着他刚问话的表情和语气,低下头幽幽开口道,


“要是有一天我要死了,你一定要来看我。”


因为,我应该是个很怕死的人,

所以,那种时候,我一定很想你。


“什么死不死的,

这种话再说一次,咱们就绝交吧。”

生气了?


“老乔……”

“……”似乎真的有点怒?

“绝交这说法太土了,现在大家都用友尽……”


“李!易!峰!”


————————————————

【有一些你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做的事,一不小心就做了一辈子,

有一些本来绝不会说出口的话,也就同我们所想的,烂到了肚子里。】


就像现在,我所处的空间,


再三保证有事就迅速按铃饿了就马上吃饭并演示多次后,护士小姐才算安心还了我手机,暂时离开去隔壁休息。


应该是晚上了吧,

阳光消失后温暖的感觉也逐渐被微冷替代,

确定没了声音后顺着床头摸索着纸巾,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好死不死,居然有青椒和胡萝卜!


天敌。


换了个姿势舒服的躺下,

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抚摸着应该是再熟悉不过的金属硬壳,

忽然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很奇怪,


我还在内心悠哉悠哉的吐着槽,大家都认为我足够镇定,连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但我怎么隐隐约约的,这么违和呢?


【我不知道崩溃或者疯狂究竟该怎么表现,

也许是我没经历过,也许是我经历过却不自知,

但如果真的有,那,那次绝对是离它们最近的一次,

不然,

怎么会下那样的决定。】


终于决定什么都不管,先睡一觉,反正都闭上眼了。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反射性的蹦起来捂住手机,


上次见面之后就把他的来电独立设置了一下,

但从没想起过,现在看来……


我保证再也不设这首歌当铃声了!对灯发誓就是一时兴起!

幸亏没人,太羞耻了……


胡乱抹了一会儿,还好对方足够耐心等到我接起,


“我还想呢,这次你要再不接,我就不打了,


行啦,我到上海了,哪吃啊~”


“还吃呢…告诉你件事儿…我瞎了……”


揉揉刚才蹦起来不小心扭到的腰,丝毫不掩饰呲牙咧嘴的抽气声,我故意带了点鼻音回话,


果不其然对方冷下声一连问了好多问题,


一一回答后如同我上次般决绝挂断。


心里有无数只小恶魔在跳舞狂欢,

没关系,

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安心躺下后把手摊开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没有一丝光线,

很好。


数着时间,心里模拟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

想的久了,就好像真的有声音一样,


6917…6918...6919...6920......


门口方向微微的响动,


来了。


机场到这怎么也要两个小时,还真快啊。


也许是看到了我一动不动,他把脚步声降到了最低,可以想象他蹑手蹑脚挪到床边的样子,


想笑又不敢笑的我,忍的太辛苦,


应该是坐下了吧,

我想着。


猜测一个人的行为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我也是刚刚发现,

我幻想着我们的角色调换,


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样,


在对方毫无感知的情况下,才容易暴露最真实的想法。


可以非常负责任的讲,换做是他这么毫无防备的睡在我面前,


我一定会做很多,平常不敢做的事情,


就像电视里演的一样,

不确定是否具有这样的想法所以装睡,


兴许,这又是我为让自己死心再次部下的局呢?


如果真的只是朋友间的感情,那他只需要坐一会儿就可以走了,

我也不会醒过来……


“真的睡着了?”

没有。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小子……”

……别学我妈。

“为什么忍不住想管你呢……”

为什么?

“……”

要走了么!

不行!

不许走!!!



“快点好起来吧,峰峰。”


左手被握进有些湿润的掌心里,


即使隔着一个金属圈的冰冷,依然挡不住的温暖。


这不是我第一次碰到他的手,


却又是第一次,无关演戏,


太真实了,忍不住回握了一下……


额……我好像忘了……


“臭小子你装睡!”


握紧的手瞬间弹开,伴随着某人的怒吼——


“没有我真睡!……过了……”


……完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卖萌装傻充愣逗比各种模式轮流切换,

那人也再没鸟我。


最后逼得我不得不放大招←_←


“老乔?”

“人呢?”

“诶你真走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掀了被子就跑下床——


理所当然的摔嘛~

我看不见这可是真的~

反正他不可能出这屋~~~~~


“李!易!峰!”

被扶住了,耳朵正贴着他胸口的位置,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这三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难得的,也没有怨念身高,


因为听见了,


你终于,也为我心跳加快了一次。


“你给我起来!”


可惜不是倒在地上也看不到黑脸……算了反正平时就黑╮(╯▽╰)╭

慢梭梭的抬了抬脑袋,收起快咧到耳后的嘴角,

摆出忧伤的表情,


“乔爸爸,我饿的没力气了都,你带吃的了么?”


“……”

他大概在想要不要投毒。


我说真的嗯。


————————————————————


“多大人了还挑食?”


“我就不是挑食的人,熟的胡萝卜谁爱吃你给我找一个看看!”


“吃不吃。”


“……吃。”


“张嘴。”


“啊——”


“你什么时候走啊”&“你什么时候好啊”


……默契嗯默契。


“今天晚上的飞机,多亏你,白来了。”


“叫你爸爸是白叫的啊坑爹没听过么~还有,哪有你这么探病的,没花没零食……”


“哟哟哟说的好像上次你带了似的……”


“啧啧啧这么大人还记仇呢←_←”


“……张嘴!”


“啊——唔肿么个么多青qiao[椒]!”


“吃。”


“……哦……”


——————————————————————


一碗饭折腾半天才吃完,摸摸肚子,

唉,没想到还真吃下去了,这回吐不出来了吧……


躺着侧耳听旁边走动声不断,偶尔还加一两句碎碎念,


除了眼前漆黑一片,这场景,好像我想念了很久的,拍古剑受伤时的那天晚上。


一一把东西的位置讲给我听,强调了三次水还烫等会喝,

又沉默了。


“什么时候走?”

晚上的飞机应该很辛苦吧。


“再等会才到时间,你睡你的。”

……没想到我的发问,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


“哦,那坐过来,手给我。”

对着虚空的方向伸出手,


“干嘛?”

听得出疑惑,不过他还是照办了,


握着他的手在床边,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这样你走了我也知道,万一你假装走了报复我呢~”


“你当我是你啊,行了行了睡吧……


睡醒了兴许就好了。”


说过很多次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看,这样想想,谁更像笨蛋?


【信仰固然深刻了相互的羁绊,不过,变了质的情感不愿屈就在未满的状态,


愈发忍耐,愈发妄为,愈发尖锐,默默承受煎熬的同时,

也很想问问你,

觉得我们不像朋友的,真的只有我么。】









评论 ( 28 )
热度 ( 67 )

© Villa | Powered by LOFTER